星期六的图书馆

19 Mar 2016 , 1394 words

早起吃完例行的面包配培根鸡蛋,就和大王出门了。八九点钟,一边走在街上吹着凉风,一边对着渐高渐远的天空感慨南半球的秋天要来。

今天19号,到这整整一个月,天天都要沿着门口这条街走个来回,不过每次在街边看着这城市的木头建筑被树冠串联在一起清新而脆弱的样子,还是管不住眼睛,顺着视线里能捕捉到的脉络,尽可能向远方延展。 一个月时间还没能数清街区里有几家餐馆,所以好奇心还旺盛。

但又足够形成一套生活习惯了:早餐,图书馆,教室,咖啡厅,图书馆,动漫,睡觉。

大王学校的图书馆比我们学校舒服太多。一街之隔,她的学校楼是一水白外墙内部装修五颜六色,而我们学校却像是一个空降在城市中心的英国县城,保守的有点压抑。所以一个月下来发现,我除了上课绝大部分时间都赖在隔壁校园里边,蹭电蹭网蹭厕所。越是快30岁了,越是想在大学生堆里边混迹打滚,蘸鸡血。大王有一回十指张开舔着嘴说想拉几个年轻人过来吸精气,我则是看代码头发胀的时候鼓励自己说这叫面向未来编程。

周六早晨图书馆里人很少,只看到个脸色苍白的亚洲女孩在角落眼眉低垂,不像看书倒像宿醉。

开电脑的工夫刷了下朋友圈全是贾葭失踪的消息,八九条连起来,还有篇精彩但黏黏乎乎的小说。说「全是」并不准确,因为关注这件事的还是在五道口26层的朋友们——现在是部分成壕部分流窜部分劳教西北旺了——只是这部分人关注点往往比较一致,又都嗜智力优越如命,所以常常刷屏。经常被他们刷个屏,应该是我这个门外汉在新闻行业门口逗留半年最大的收获了。

自己不能做新闻的原因很多,除了文笔差读书记不住,还有两个很重要:一个是对人群作为整体满怀耐心,一个是对个别傻逼现象难以容忍—— 我没有信仰和宣传信仰的热忱,因此工作热情堪忧;可身边有人三观不合却很难不被影响心情,所以对周围朋友变得越来越挑剔。这大概是我喜欢美国一个另类的理由吧。Get along or, well, fuck off.

作为半吊子看到今天这样的消息,连要不要去传播都觉得犹豫。一方面有强烈的声援愿望。另一方面我又很清楚,贾葭和他的同侪所经历的东西,是我等隔岸观火者不能想象的。在这种情况下,一个远在千里之外衣食无忧的热心网友,发一条气势汹汹的微博,难免有仿佛一夜之间学会围棋了的消费话题之嫌。(这个说法来自贾揶揄人人跟风 AlphaGo 的一条 Twitter ,不过几天之前的事,真是片神奇的土地)

然而也许是心中总还是有些气血难平吧,和皇上在微信上就政策戕害国内动漫动漫游戏产业的话题争论了半天。

关掉微信抬头看到图书馆已经开始有不少人。印度哥们在飞快翻书,韩国妹子和白人小伙挤在一台电脑前讨论正播放的视频,热恋的中国小情侣碍于图书馆规定只能憋着笑打闹,大王正坐在对面纠结着要不要每人花上几十块报名参加明天的Color Run。忽然就有种奇特感受,这个岛国城市的大学更像一个迎来送往的小酒馆。形形色色的人们飞过宽广的太平洋后,把这里当作第一站歇脚解乏。谁还没有个自己的是非和故事。窗边独坐着李寻欢,Group Study Room里正说的兴起的是祥林嫂,偶尔抱着一摞文件的甘道夫和普鲁斯特从身边走过兴致勃勃地谈论着烟叶。微笑然后自觉从左侧擦身而过,是唯一需要注意的政治正确。

这天气不错的周末,亚洲人没有被几天前墨尔本的抢劫影响好心情,当地白人忘了心疼政府给毛利人钱太多。我似乎也应该放松下来,少喝些咖啡什么的。

祝我们都有好的前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