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月不安生

17 Jul 2017 , 1142 words

因为最后一门考砸了,在一周的时间里并不太敢肯定自己能顺利通过,临近毕业的心情就这么被拉伸成了很薄的一层情绪,若有若无。

这几天也度过了自己 29 岁的生日。大王今年终于记得了日子,特意翘班去买了烤鸭,还送了我购书券作礼物。因为各种阴差阳错,我的礼物里还多了把 HHKB 键盘!吃饱喝足,把桌面重新 setup 好,键盘摆上,作业笔记扔掉,就像都要新鲜开始。

这时候来了个插曲,因为房东要将房子整租,不得不搬家。

说起来在这里找房子真的是个很有意思的经历。买房成本大,租房高低不过在几百块区间里浮动。200 一周可以在一个留学生扎堆的 house 里搞到一个房间,400 以上就是带着海景阳台的一室一厅了。所以只要不是定死了预算,挑房子的时候真的是能有些逛城市博物馆的感觉。我遇到了一个星期才回一次信息的租房中介,刚从国内来为了孩子冒险租下一周 700 多的房子夫妻,家产多到需要请一个驻家会计却英文说不利落的富豪,住在楼梯下面的改建房里正要离开回国的打工妹,一边开车一边传教的白人公交司机和应对得体的伊拉克穆斯林难民…… 可能是因为没工作产生了同样的过路人心态,我对这个大城市始终爱不起来。不过每去到一个新街区遇到一个陌生人,至少对这个城市的印象又立体了一些。

然而是真累。短信发了不知道多少条,租房帖不知道每句话每张图推敲过多少遍,就为了增加一点几率,命中一个舒适的容身之处。总之等我最终签下合同又将回到喧闹的市中心公寓,已经又过去了一周——称不上多满意,但至少大王上班是近多了。

正好这时候最后一门成绩公布。考的最砸的也还是拿到了 B,而两门课却都是与 A+ 擦肩而过。心里也没什么太幸运或遗憾的波动,更多想的是接下来要投简历、补点编程的技能树、申请工作签证、为移民申请考英语。似乎那些熬到一点的夜晚和图书馆里坐穿的椅子,都只是不值一提的注脚。那层薄薄的情绪大概就只是:

哦,结束了,下一个。

本来过去的一年里也一直没把自己当学生,总觉得自己是个过路的。学的好了没什么太可骄傲的——我知道那些每次作业考试时一片哭号的小孩们,比我缺的只有生活压力逼出来的专注;学的差了似乎也没什么可自责的——我连什么是线性代数、微积分都不知道,就硬着头皮在学图像里的矩阵运算,算不出来才是正常。至于学校的各种社团活动,更是看都不看就走过去了。每次被人拦住安利,就是指指前边 「对不起,我赶时间,下次吧」。我没说谎,我虽然走路时带着耳机端着咖啡不急不慢,但脑子真的没停下想事情。而且老子是真的赶时间。

大概迟到了快十年。

对了,本站唯一稳定读者大王本人重开了博客。已经发出来的两篇写的都质量很高,设计师写起字来也是了不得。不出意外的话,接下来会在这里看到在国内外一线公司都任职过的设计界老大姐的心得总结,值得一追!